• 乐虎国际官网登录期刊
  • 企业资质
  • 资讯中心/Information
    行业资讯

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中心 > 行业资讯

    中国五大行一季度净利增速为何超过欧美?缘起拨备处理不同

    发表日期:2020.05.13

        随着一季报的出炉,疫情对全球银行业的影响也得以显现。Wind数据显示,中国五大行净利润增速虽有放缓,但仍在增长,平均增速为3.6%。而欧美五大银行(花旗集团、摩根大通、美国银行、富国银行、汇丰控股)净利润已经负增长,平均增速为-60%。
        但去年一季度欧美五大行平均利润增速还高于中国五大行。今年二者利润增速差距之大的原因在于,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经济状况恶化,欧美五大行大幅增加了拨备计提,而中国五大行计提拨备的规模相对平稳。
        Wind数据显示,中国五大行今年一季度合计计提拨备约2000亿元,相比去年同期增长5%。而欧美五大行合计计提贷款损失准备271亿美元,相比去年同期增长3.6倍。按照会计准则,计提拨备将计入资产减值损失或信用减值损失,冲减当期利润。
        “二者都预期未来风险上升,加大了拨备计提力度,以应对未来的损失。”一位长期研究银行业的专家称,“但两地银行业面临的情况不同。中国银行业是金融体系的主导,在经济下行期间需发挥稳增长的作用。如果大幅增加拨备计提,会影响到贷款投放,不利于稳增长。”
        欧美银行贷款损失准备大幅增长
        一季度欧美银行业利润大幅下滑。Wind数据显示,富国银行、摩根大通、汇丰控股、花旗集团、美国银行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0.42亿美元、24.3亿美元、17.8亿美元、22.1亿美元、35.4亿美元,分别同比下滑89%、69%、50%、46%、45%。
        “欧美银行净利润出现大幅度下降,主要是担忧公共卫生事件对银行未来资产质量造成较大冲击,银行大幅增加了拨备计提。”国信证券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剑表示。
        美国银行首席执行官Brian Moynihan表示,“一季度业绩反映了我们的资产负债表的实力、收入的多样性,以及团队为世界各地客户提供服务的韧性。尽管我们增加了贷款损失准备金,这个季度我们还是赚了40亿美元。”
        欧美五大行都认为公共卫生事件将对美国经济造成明显冲击,预计未来贷款业务的违约率将大幅上升,因此在一季度大幅增加了拨备计提。具体来看,摩根大通一季度计提拨备82.8亿美元,相比去年同期增长4.5倍,增幅为五家银行最高。其他四家银行计提拨备增幅在2.5-4.5倍之间。欧美五大行合计计提拨备271亿美元,相比去年同期增长3.6倍。
        富国银行在一份文件中指出,贷款损失准备大幅增加,主要是因为计提了更多风险准备金。其中,批发业务的拨备大幅增加,主要是为了应对因新冠肺炎疫情引起的信用状况恶化。同时,用于石油与天然气板块的不良核销金额有所增加。
        “花旗一季度的盈利状况严重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。我们合理控制了成本,并且此前一直保持着不错的收入,因为直到一季度末疫情影响才逐步显现。不断恶化的经济和当前预期信用损失(CECL)会计准则的运用,使得花旗大量计提贷款损失准备金。” 花旗集团首席执行官迈克尔·考伯特(Michael Corbat)表示。
        为何国有五大行不多计提?
        “计提拨备是一个主观的会计选择。可能欧美银行觉得疫情影响比较大,提的拨备多一些,国内的银行可能觉得影响不是那么大,所以提的拨备没那么多。”沪上某券商首席银行业分析师表示。
        如以资产减值损失/信用减值损失来衡量当期拨备计提规模,国有五大行一季度合计计提拨备1979亿元,相比去年同期增长5%。具体看,中行计提325.6亿元,相比去年同期增长19%,增幅最大。其他几家大行增幅在2%-13%之间。
        由于并未像欧美五大行一样大幅增加拨备计提,一季度国有五大银行净利润仍保持小幅增长,但增速较低,在1.8%-5.2%之间。换言之,如果五大行计提拨备力度再大一点,利润增速就可能为零甚至是负值。
        某股份行资产负债部人士称,国内银行业在营收增长比较高的时候会倾向于多计提拨备,而在营收不佳的时候就少计提减值拨备,从而达到平滑利润的目的,所谓“以丰补歉”。
        也有分析人士指出,国有大行不像欧美银行一样大幅增加拨备计提,主要为了避免拨备覆盖率触及300%。比如农业银行一季度末拨备覆盖率为289%,如果再增加216亿元的拨备计提(相比上年同期的增幅为53%),拨备覆盖率就触及300%。
        去年9月,财政部印发的《金融企业财务规则(征求意见稿)》指出,对大幅超提准备金予以规范。以银行业金融机构为例,监管部门要求的拨备覆盖率基本标准为150%,对于超过监管要求2倍以上,应视为存在隐藏利润的倾向,要对超额计提部分还原成未分配利润进行分配。该文件还称,虚增或隐瞒利润的,责令改正,处以虚增或隐瞒利润金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。
        天风证券首席银行业分析师廖志明分析称,二者处理差异一是两地疫情进展不一样。中国已经完全控制住了疫情,但欧美疫情还在发展之中,尚未完全看到拐点,所以欧美银行对资产质量的担忧更多一些,一季度计提的拨备较多,主要为了应对资产质量可能出现恶化的情况。
        “二来中国银行业的拨备覆盖率相对较高,存量的拨备规模较大。”廖志明表示,“三来两地银行贷款结构不同,欧美银行贷款以个贷为主,中国银行业贷款以对公贷款为主。疫情对个贷质量的短期影响比较大,对公贷款受影响的程度相对较小。”
        前述专家认为,二者拨备计提的差异源自于二者国情不同。欧美金融体系以直接融资为主,美联储近期甚至推出了商业票据融资支持工具,直接购买企业发行的商业票据,为企业提供短期的流动性支持。但中国金融体系以银行为主,在经济下行时银行需加大信贷投放,支持实体经济,而拨备计提过多不利于增加信贷投放。
        “欧美银行多计提拨备,从个体角度看是对的,但宏观上可能不是最优的。中国五大行的计提方式微观上可能存在不足,但宏观效果是好的。二者没有优劣之分,只是面对的情形不同。”前述专家称,“未来中国银行业的压力不小,政策上可能也会有支持,比如降低拨备覆盖率、资本充足率的要求。”
    来源: 21世纪经济报道